菜单

充分掌握沿线国家语言国情,加快构建语言服务和人才培养应急体系

2019年8月20日 - 永利皇宫
充分掌握沿线国家语言国情,加快构建语言服务和人才培养应急体系

语言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保障

“一带一路”建设目标是借用“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建立一个当代中国与当代“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间的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一带一路”愿景与规划的实现需要以语言为基础。语言相通,才可能谈及经贸往来、文化交流、文明互鉴、民心相通。因此,建设“一带一路”,必须语言先行。

加快构建语言服务和人才培养应急体系

图片 1

今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办,进一步推动了“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展现了将“一带一路”建设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的美好前景。无论是推动“五通”还是建设“五路”,都需要以语言互通为前提和保障。目前,实现语言互通还存在两个难题:一是各参与国语言国情非常复杂;二是我国相关语言服务能力比较欠缺。破解这两个难题,需要加快构建语言服务和语言人才培养应急体系。

据初步统计,“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使用的语言约2488种,占人类语言总数的1/3以上。境内语言在100种以上的国家就有8个。面对如此复杂多样的语言状况,想要实现沿线各国间的语言互通,就必须厘清各个国家的语言国情。

“一带一路”各参与国的语言国情十分复杂,不仅语种多,而且有的国家官方语言与通用语言并不统一。语言国情比较复杂的国家,其语言一般可分为三个层次:最外层是以法律等形式明确规定的官方语言,中间层是多数人使用或在社会生活中通行的通用语言,最内层是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各种变体及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从交往需求的角度看,掌握官方语言和通用语言是现阶段“一带一路”各参与国实现语言互通的前提,而各国之间要实现深度交往还需要掌握最内层的一些主要语言。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根据交往需求可分为三个层次:最外层是以法律等形式明确规定的官方语言,中间层是国内多数人使用的或在社会生活中通行的通用语言,最内层是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各种变体及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掌握官方语言和通用语是现阶段沿线各国语言互通的前提。若各国间实现深度交往,则需掌握最内层的语言。

“一带一路”建设中语言服务能力的欠缺,主要表现在语言人才培养和储备不足。仅就“一带一路”建设目前涉及的54种官方语言而言,截至2016年初,我国高校尚未开设的语言专业有11种,仅有1所高校开设的语言专业也有11种,涉及22个参与国。此外,部分参与国的官方语言虽然我国有高校开设了相关专业,但在其国内并非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如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是乌尔都语,虽然我国有几所高校设有乌尔都语专业,但巴基斯坦境内仅有8%左右的人口将其作为母语;作为母语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是旁遮普语,但我国目前还没有高校开设这一语言专业。

“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家中,除波黑未在宪法中明确规定其官方语言外,其余63个国家都有明确的官方语言。其中50个国家只有1种官方语言,12个国家有2种官方语言。官方语言情况复杂的是新加坡,其官方语言包括英语、马来语、华语及泰米尔语4种。一个国家有多种官方语言有两种情况:一是该国境内有多种通用的本土语言,如阿富汗境内约50%的人使用达利语,35%的人使用普什图语,因此使用人数占总人口数85%左右的达利语和普什图语成为阿富汗的官方语言。再如作为斯里兰卡官方语言的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在斯里兰卡的使用人数占总人口的90%以上。二是该国曾是殖民地,殖民国的语言也成为该国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领域的工作语言。如印地语和英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真正掌握英语的人却不足总人口的5%,即使算上粗通英语的人,最多有15%。但这15%的人群作为社会精英却主导着印度的社会生活。其他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如新加坡、孟加拉国、菲律宾、巴基斯坦都曾是英国或美国的殖民地。此外,曾为葡萄牙殖民地的东帝汶,虽然目前国内仅有7%左右的人说葡萄牙语,但葡萄牙语依然是其官方语言之一。

为解决外语人才缺乏导致的语言服务能力不足问题,教育部要求2017年实现与我国建交的所有国家主要语言全覆盖,国内各大高校也在大力发展非通用语专业。但应认识到,高校外语人才培养模式的特点是正规、系统、水平较高但周期较长,不能满足当前对语言服务的迫切需求。这就需要加快构建相关语言服务和语言人才培养应急体系。这一应急体系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上述63个国家的78种官方语言中,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使用最为广泛,是阿联酋、阿曼、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也门、约旦、埃及、巴林、卡塔尔、巴勒斯坦、黎巴嫩、伊拉克和以色列14个国家的官方语言。其次为英语,是巴基斯坦、菲律宾、孟加拉国、印度和新加坡5个国家的官方语言。再次为俄语,是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官方语言。马来语是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官方语言,而斯里兰卡和新加坡则同将泰米尔语作为官方语言。排除上述同一种语言作为多个国家官方语言的情况,“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官方语言共计54种,涉及汉藏、印欧、乌拉尔、阿尔泰、闪—含、高加索及达罗毗荼等主要语系。

建立语言资源库。“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众多,各个国家语言国情复杂多样,需要对各国语言国情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建立语言资源库。一方面,可以将语言使用状况、语言沿革、民族构成等信息汇总成语言国情动态数据库,为我国语言政策、语言规划等宏观研究提供支撑;另一方面,可以收集不同语言的文本和语音数据,构建多语种平行语料库,为语言学研究、语音技术开发提供数据。

通用语言由于缺乏关于通用的明确标准,情况较为复杂,大多数国家的官方语言即其通用语言,如阿尔巴尼亚境内98.8%的人使用阿尔巴尼亚语,它既是通用语,也是法律规定的唯一官方语言。少数国家官方语言与通用语言不一致,以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其通用语言多为现代标准阿拉伯语的地域变体,如埃及的通用语言为埃及阿拉伯语,巴林的通用语言为巴哈尔那阿拉伯语等。此外,由于历史原因或国际交流的发展,英语、法语、俄语等成为卡塔尔、黎巴嫩、格鲁吉亚等国除官方语言之外最重要的通用语言。

推动语言信息技术开发。当前,机器翻译、语音技术等语言信息技术已经可以为语言服务提供有力技术支持。成熟的机器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超过100种语言的互译,基本涵盖“一带一路”各参与国主要官方语言和通用语言。在掌握语言资源的基础上,可以借助语言信息技术提供灵活便捷的语言服务。

语言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是语言服务的基础。这可以从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两个角度来观察。从中国的角度来观察,一方面可以从中国培养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语人才来看,另一方面可以从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开设孔子学院对汉语人才的培养来看。目前就中国培养外语人才而言,沿线64个国家的56种官方语言和通用语言,国内高校尚未开设的语言有11种,分别是宗卡语、白俄罗斯语、德顿语、格鲁吉亚语、黑山语、迪维希语、摩尔多瓦语、斯洛文尼亚语、塔吉克语、亚美尼亚语和波斯尼亚语,涉及不丹、白俄罗斯、东帝汶、格鲁吉亚、黑山、马尔代夫、摩尔多瓦、斯洛文尼亚、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和波黑11个国家(这里有的是由于新独立国家出于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而将原来与其他民族或国家共同使用的已有语言重新命名;不过重新命名之后,新语言与原有语言相比多多少少在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下面仅有1所高校开设的语言也有此类情况)。仅有1所高校开设的语言包括阿尔巴尼亚语、爱沙尼亚语、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语、捷克语、拉脱维亚语、立陶宛语、罗马尼亚语、马其顿语、泰米尔语11种,涉及阿尔巴尼亚、爱沙尼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波黑、捷克、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马其顿、斯里兰卡和新加坡13个国家。因此,相关外语人才十分短缺。

创新语言人才培养和储备模式。仅仅依靠高校外语人才培养体系,难以满足“一带一路”建设对语言人才的需求。美国能处理500多种语言,但相关人才中通过院校培养的只是一小部分,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应急体系培养和储备的语言人才占大多数。对我国来说,应创新语言人才培养和储备模式,通过新的培养模式和教学模式培养急需的语言人才。同时,建设语言人才信息库,以提高人才利用率。

孔子学院是我国在国外培养汉语人才的重要基地,“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家中,阿曼、不丹、科威特、格鲁吉亚等16个国家尚未开办孔子学院,斯洛文尼亚、立陶宛、克罗地亚等20个国家仅有1所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在10所以上的仅有泰国和俄罗斯。

(作者单位:江苏师范大学)

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角度观察,我们对64个国家的大学开设中文专业的情况进行了初步统计,其中阿曼、阿富汗等28个国家尚未有专门的中文专业,波黑、巴基斯坦等25个国家目前有1—5所大学开设中文专业。5所以上大学开设中文专业的国家有11个,多为中国周边邻国,其中俄罗斯开设中文专业的大学有300余所,泰国有55所,越南有20余所。在28个尚未有专门中文专业的国家中,部分大学以汉语课堂、汉语中心等形式积极尝试汉语人才培养,如马其顿第一国立大学开设了汉语课程,亚美尼亚埃里温国立语言与社会科学大学在翻译专业中专门开设了汉语方向,摩尔多瓦国立大学设有汉语中心,该中心每年为约30名摩尔多瓦学生提供学习汉语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机会。

从我国相关外语人才和相关国家汉语人才的培养与储备角度看,不丹、东帝汶、格鲁吉亚、马尔代夫和摩尔多瓦5国所涉及的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在我国尚未开设,且其境内也没有孔子学院,除格鲁吉亚、马尔代夫各有1所大学开设中文专业外,其余3个国家均没有开设中文专业。黑山、斯洛文尼亚、亚美尼亚3个国家境内没有大学开设中文专业,各仅有1所孔子学院,但它们的官方语言我国都未开设。我国与上述8个国家间存在巨大的语言鸿沟。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涉及阿尔巴尼亚、爱沙尼亚等8个国家的语言服务能力也十分欠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语言复杂多样,对语言国情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和研究是与沿线诸国实现语言互通的基础,直接关涉到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成败,有关方面应该重视。

(本文系国家语委重大项目“语言文字能力建设与文化强国的关系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单位:江苏师范大学语言能力协同创新中心、语言能力高等研究院)

相关文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