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画神多兰嘎

2020年1月25日 - 永利神话

的面孔。

天神红了脸,青筋在他脖子上暴起来,恼怒地骂道:“
你必须在星星没落以前,把他带来! ”

多兰嘎放下了手中的画笔,他在指头上沾了一点唾沫,直到拨亮了油灯灯芯,才开口问道:“
是谁呀? 这样的深夜,连猫头鹰也歇进树林,你还来找我,有什么事呀? ”

停地画着,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画的画堆满了整个竹楼。

死神看到他毫不在意的样子, 就说:“ 走吧! 我们的好人,叭英还在等着你呢!

但自私的多兰嘎神,却把画在彩缎上最好看的脸形藏了起来。所以有许多傣族的母亲,在她怀孕的时候,总要带着鲜花来祭祀多兰嘎神,祈求他把那些藏起来的彩缎上的美人脸形,赐给自己将要生下来的孩子。

“ 不行啊! 这是叭英的命令。”
他一面说着,一面走到多兰嘎的小篾桌前。多兰嘎的这幅未完成的画像,使他大吃一惊,他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嘴里不断地在赞美。多兰嘎提着颤抖的笔,仍在一笔一笔画着脸上的细纹。死神为了要看到这张从未见过的美人像,只好暂时离开了他,悄悄地回到了天上。

多兰嘎的眼泪从脸上流到他的画上,他压抑住自己的悲伤,没有让哭声从喉咙里发出来。他拜谢了天神,吹熄了蜡条,随着死神走出来。死神把多兰嘎领到了生神的身边。从此,他便一直坐在生神的身旁,当生神把生命送到人间的时候,多兰嘎便从自己宝座下堆着的一大堆布面的、纸的、绸缎的脸型画像里,随手抽一张交给降生到人间来的生命,作为这个人的脸孔。

死神又从天上降落到茫茫的森林地带,
他沿着茂密的椰子林找到那灯光明亮的竹楼。他推开门,走到多兰嘎的身边,嘴贴着他的耳朵,把天神的话转告给他,但眼睛却望着那幅画出神。

多兰嘎听了吓得毛骨悚然,他披紧了毯子,绕了绕散乱的包头,走到门边打开了竹门。那个全身黑得像煤一般的死神,跟着他走进了屋子。多兰嘎也有一些后悔,不该让他来到自己身边,但他毫不恐惧地提起画笔来,继续画那个少女

用自己的眼睛盯住进出缅寺的人的面孔。缅寺里诵经的声音停止了,行人渐渐地散去,宰典也熄灭了。多兰嘎披着他那花格棉毯,笑着唱着,又回到那在风中摇晃的竹楼上来。他采来了许多花瓣和竹叶,把白天所看到的面孔一个个地画下来。他画了七天七夜,每天画出七种不同的面孔,七天就画出了四十九种不同的面孔。从此,他把这些面孔不断地描在缅纸上、土布上、彩缎上,卖给赕佛的人。他靠这些收入换了粮食和用具,生活一天比一天过得好。他一天一天不

多兰嘎拿起自己的画笔踌躇了一会,说:“ 请求您转告天神吧!
我得画完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面孔。”

沉着的多兰嘎在画完最后一笔后,便慌忙收拾好了许多画稿,带着一对敬神的蜡条跟着死神来到天上。他跪倒在天神面前,左手擎着点燃了的蜡条,右手拿着自己的画稿。天神看到了多兰嘎,他暗暗地笑了一笑,说:“
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名的画匠,你把人间的面孔都画熟了,现在就留在这里做画神吧!

“ 多兰嘎来了吗? ”

在一个大风的夜晚,有一个披着黑棉毯,戴着黑包头的人,走上那摇晃的竹楼,轻轻敲了敲多兰嘎的门。

画神多兰嘎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在勐巴纳西的撒翁拉江边,有一座小小的竹楼在大风中摇摆着。多兰嘎每天对着竹窗,凝望着飞过窗前的各种鸟雀和变化多端的云朵出神。在缅寺里赕佛的日子,他也来到锣鼓喧天的缅寺,但他不在那里祈祷,也不在那里滴水,他只是

门外的黑影说道:“ 我是叭英的使者, 是掌管全勐人灵魂的死神。”

“ 天神啊! 他正在画着世界上最美的面孔啊! 我不忍心把他带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