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永利皇宫:丢卡利翁和皮拉,丢卡利翁和皮拉造人

2019年11月16日 - 永利神话
永利皇宫:丢卡利翁和皮拉,丢卡利翁和皮拉造人

在青铜人类的时代,世界的主宰宙斯不断地听到这代人的恶行,他决
定扮作凡人降临到人间去查看。他来到地上后,发现情况比传说中的还要严
重得多。一天,快要深夜时,他走进阿耳卡狄亚国王吕卡翁的大厅里,吕卡
翁不仅待客冷淡,而且残暴成性。宙斯以神奇的先兆,表明自己是个神。人
们都跪下来向他顶礼膜拜。但吕卡翁却不以为然,嘲笑他们虔诚的祈祷。“让
我们考证一下,”他说,“看看他到底是凡人还是神衹!”于是,他暗自决定
趁着来客半夜熟睡的时候将他杀害。在这之前他首先悄悄地杀了一名人质,
这是摩罗西亚人送来的可怜人。吕卡翁让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后扔在滚开的
水里煮,其余部分放在火上烤,以此作为晚餐献给陌生的客人。宙斯把这一
切都看在眼里,他被激怒了,从餐桌上跳起来,唤来一团复仇的怒火,投放
在这个不仁不义的国王的宫院里。国王惊恐万分,想逃到宫外去。
可是,他发出的第一声呼喊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肤变成
粗糙多毛的皮;双臂支到地上,变成了两条前腿。从此吕卡翁成了一只嗜血
成性的恶狼。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圣出。他与诸神商量,决定根除这一代可耻的人。
他正想用闪电惩罚整个大地,但又担心天国会被殃及,宇宙之轴会被烧毁。
于是,他放弃了这种粗暴报复的念头,放下独眼神给他炼铸的雷电锤,决定
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灭绝人类。这时,除了南风,所有的风都被锁在埃
俄罗斯的岩洞里。南风接受了命令,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直扑地面。南风可
怕的脸黑得犹如锅底,胡须沉甸甸的,好像满天乌云。洪涛流自他的白发,
雾霭遮盖着前额,大水从他的胸脯涌出。南风升在空中,用手紧紧地抓住浓
云,狠狠地挤压。顿时,雷声隆隆,大雨如注。暴风雨摧残了地里的庄稼。
农民的希望破灭了,整整一年的辛劳都白费了。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也不甘寂寞,急忙赶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
的河流都召集起来,说:“你们应该掀起狂澜,吞没房屋,冲垮堤坝!”他们
都听从他的命令。波塞冬亲自上阵,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
河水汹涌澎河,势不可挡。泛滥的洪水涌上田野,犹如狂暴的野兽,冲倒大
衬、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教堂的塔尖也卷入
湍急的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
人类面对滔滔的洪水,绝望地寻找救命的办法。有的爬上山顶,有的
驾起木船,航行在淹没的房顶上。大水一直漫过了葡萄园,船底扫过了葡萄
架。鱼儿在枝蔓间挣扎,满山遍野逃遁的野猪被浪涛吞没,淹死。一群群人
都被洪水冲走,幸免于难的人后来也饿死在光秃秃的山顶上。在福喀斯,有
一座高山的两个山峰露出水面,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普罗米修斯的儿子丢
卡利翁事先得到父亲的警告,造了一条大船。当洪水到来时,他和妻子皮拉
驾船驶往帕耳那索斯。被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善良,更虔诚
的了。宙斯召唤大水淹没大地,报复了人类。他从天上俯视人间,看到千千
万万的人中只剩下一对可怜的人,漂在水面上,这对夫妇善良而信仰神衹。
宙斯平熄了怒火。他唤来北风,北风驱散了团团乌云和浓浓的雾霭,让天空
重见光明。掌管海洋的波塞冬见状也放下三叉戟,使滚滚的海涛退去,海水
驯服地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到了河床。树梢从深水中露了出来,树
叶上沾满污泥。群山重现,平原伸展,大地复原。
丢卡利翁看看周围,大地荒芜,一片泥泞,如同坟墓一样死寂。看着
这一切,他禁不住淌下了眼泪,对妻子皮拉说:“亲爱的,我朝远处眺望,
后不到一个活人。我们两个人是大地上仅存的人类,其他人都被洪水吞没了,
可是,我们也很难生存下去。我看到的每一朵云彩都使我惊恐。即使一切危
险都过去了,我们两个孤单的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唉,要
是我的父亲普罗米修斯教会我创造人类的本领,教会我把灵魂给予泥人的技
术,那该多么好啊!”妻子听他说完,也很悲伤,两个人不禁痛哭起来。他
们没有了主意,只好来到半荒废的圣坛前跪下,向女神忒弥斯恳求说:“女
神啊,请告诉我们,该如何创造已经灭亡了的一代人类。啊,帮助沉沦的世
界再生吧!”
“离开我的圣坛,”女神的声音回答说,“戴上面纱,解开腰带,然后把
你们母亲的骸骨仍到你们的身后去!”
两个人听了这神秘的言语,十分惊讶,莫明其妙。皮拉首先打破了沉
默,说:“高贵的女神,宽恕我吧。我不得不违背你的意愿,因为我不能扔
掉母亲的遗骸,不想冒犯她的阴魂!”
但丢卡利翁的心里却豁然明朗,他顿时领悟了,于是好言抚慰妻子说:
“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么女神的命令并没有叫我们干不敬的事。大地是
我们仁慈的母亲,石块一定是她的骸骨。皮拉,我们应该把石块扔到身后去!”
话虽这么说,但两个人还是将信将疑,他们想不妨尝试一下。于是,
他们转过身子,蒙住头,再松开衣带,然后按照女神的命令,把石块朝身后
扔去。一种奇迹出现了:石头突然不再坚硬、松脆,而是变得柔软,巨大,
逐渐成形。人的模样开始显现出来,可是还没有完全成型,好像艺术家刚从
大理石雕凿出来的粗略的轮廓。石头上湿润的泥土变成了一块块肌肉,结实
坚硬的石头变成了骨头,石块间的纹路变成了人的脉络。奇怪的是,丢卡利
翁往后扔的石块都变成男人,而妻子皮拉扔的石头全变成了女人。直到今天,
人类并不否认他们的起源和来历。这是坚强、刻苦、勤劳的一代。
人类永远记住了他们是由什么物质造成的。

丢卡利翁,西方神话中的人物,传说为普罗米修斯和普罗诺亚之子,皮拉的丈夫。古希腊人对丢卡利翁崇敬、赞美至极,认为他是最纯粹、最应该尊敬的人,他是第一个建立城市与神庙的人,同时也是他们的第一位国王。皮拉:Pyrrha人物,厄庇墨透斯和潘多拉之女,丢卡利翁的妻子;与丈夫是唯一躲过宙斯洪水的两个人之一。

永利皇宫 1

在青铜人类的时代,世界的主宰宙斯不断地听到这代人的恶行,他决定扮作凡人降临到人间去查看。他来到地上后,发现情况比传说中的还要严重得多。一天,快要深夜时,他走进阿耳卡狄亚国王吕卡翁的大厅里,吕卡翁不仅待客冷淡,而且残暴成性。宙斯以神奇的先兆,表明自己是个神。人们都跪下来向他顶礼膜拜。但吕卡翁却不以为然,嘲笑他们虔诚的祈祷。“让我们考证一下,”他说,“看看他到底是凡人还是神衹!”于是,他暗自决定趁着来客半夜熟睡的时候将他杀害。在这之前他首先悄悄地杀了一名人质,这是摩罗西亚人送来的可怜人。吕卡翁让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后扔在滚开的水里煮,其余部分放在火上烤,以此作为晚餐献给陌生的客人。宙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被激怒了,从餐桌上跳起来,唤来一团复仇的怒火,投放在这个不仁不义的国王的宫院里。国王惊恐万分,想逃到宫外去。可是,他发出的第一声呼喊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肤变成粗糙多毛的皮;双臂支到地上,变成了两条前腿。从此吕卡翁成了一只嗜血成性的恶狼。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圣出。他与诸神商量,决定根除这一代可耻的人。他正想用闪电惩罚整个大地,但又担心天国会被殃及,宇宙之轴会被烧毁。于是,他放弃了这种粗暴报复的念头,放下独眼神给他炼铸的雷电锤,决定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灭绝人类。这时,除了南风,所有的风都被锁在埃俄罗斯的岩洞里。南风接受了命令,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直扑地面。南风可怕的脸黑得犹如锅底,胡须沉甸甸的,好像满天乌云。洪涛流自他的白发,雾霭遮盖着前额,大水从他的胸脯涌出。南风升在空中,用手紧紧地抓住浓云,狠狠地挤压。顿时,雷声隆隆,大雨如注。暴风雨摧残了地里的庄稼。农民的希望破灭了,整整一年的辛劳都白费了。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也不甘寂寞,急忙赶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的河流都召集起来,说:“你们应该掀起狂澜,吞没房屋,冲垮堤坝!”他们都听从他的命令。波塞冬亲自上阵,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河水汹涌澎河,势不可挡。泛滥的洪水涌上田野,犹如狂暴的野兽,冲倒大衬、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教堂的塔尖也卷入湍急的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

人类面对滔滔的洪水,绝望地寻找救命的办法。有的爬上山顶,有的驾起木船,航行在淹没的房顶上。大水一直漫过了葡萄园,船底扫过了葡萄架。鱼儿在枝蔓间挣扎,满山遍野逃遁的野猪被浪涛吞没,淹死。一群群人都被洪水冲走,幸免于难的人后来也饿死在光秃秃的山顶上。在福喀斯,有一座高山的两个山峰露出水面,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普罗米修斯的儿子丢卡利翁事先得到父亲的警告,造了一条大船。当洪水到来时,他和妻子皮拉驾船驶往帕耳那索斯。被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善良,更虔诚的了。宙斯召唤大水淹没大地,报复了人类。他从天上俯视人间,看到千千万万的人中只剩下一对可怜的人,漂在水面上,这对夫妇善良而信仰神衹。宙斯平熄了怒火。他唤来北风,北风驱散了团团乌云和浓浓的雾霭,让天空重见光明。掌管海洋的波塞冬见状也放下三叉戟,使滚滚的海涛退去,海水驯服地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到了河床。树梢从深水中露了出来,树叶上沾满污泥。群山重现,平原伸展,大地复原。

丢卡利翁看看周围,大地荒芜,一片泥泞,如同坟墓一样死寂。看着这一切,他禁不住淌下了眼泪,对妻子皮拉说:“亲爱的,我朝远处眺望,后不到一个活人。我们两个人是大地上仅存的人类,其他人都被洪水吞没了,可是,我们也很难生存下去。我看到的每一朵云彩都使我惊恐。即使一切危险都过去了,我们两个孤单的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唉,要是我的父亲普罗米修斯教会我创造人类的本领,教会我把灵魂给予泥人的技术,那该多么好啊!”妻子听他说完,也很悲伤,两个人不禁痛哭起来。他们没有了主意,只好来到半荒废的圣坛前跪下,向女神忒弥斯恳求说:“女神啊,请告诉我们,该如何创造已经灭亡了的一代人类。啊,帮助沉沦的世界再生吧!”

袄肟我的圣坛,”女神的声音回答说,“戴上面纱,解开腰带,然后把你们母亲的骸骨仍到你们的身后去!”

两个人听了这神秘的言语,十分惊讶,莫明其妙。皮拉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高贵的女神,宽恕我吧。我不得不违背你的意愿,因为我不能扔掉母亲的遗骸,不想冒犯她的阴魂!”

但丢卡利翁的心里却豁然明朗,他顿时领悟了,于是好言抚慰妻子说:“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么女神的命令并没有叫我们干不敬的事。大地是我们仁慈的母亲,石块一定是她的骸骨。皮拉,我们应该把石块扔到身后去!”

话虽这么说,但两个人还是将信将疑,他们想不妨尝试一下。于是,他们转过身子,蒙住头,再松开衣带,然后按照女神的命令,把石块朝身后扔去。一种奇迹出现了:石头突然不再坚硬、松脆,而是变得柔软,巨大,逐渐成形。人的模样开始显现出来,可是还没有完全成型,好像艺术家刚从大理石雕凿出来的粗略的轮廓。石头上湿润的泥土变成了一块块肌肉,结实坚硬的石头变成了骨头,石块间的纹路变成了人的脉络。奇怪的是,丢卡利翁往后扔的石块都变成男人,而妻子皮拉扔的石头全变成了女人。直到今天,人类并不否认他们的起源和来历。这是坚强、刻苦、勤劳的一代。

人类永远记住了他们是由什么物质造成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